大河网眼遇-河南户外网|郑州亲子群|郑州车友会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7487|回复: 0

姑娘的婚事 (短篇小说)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9-7 10: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秀芳23岁了。
      23岁的秀芳婚事还没定下来。
     她是个美丽的姑娘,苗条均称的身段,一张秀气的脸上闪动着一对会说话的眼睛,含笑地望着周围的一切。她嫺静、温柔、懂事、见了长辈人,总是先喊“叔叔”“婶婶”再说话;见了村里的娃娃们,她总是亲热地先抱抱,拍拍身上的灰尘,劝大人们一定要照看好孩子。有时候,还拿出几块糖塞到孩子们手里,笑着逗孩子们玩一会儿。因此,村上不管谁家的孩子正在撒泼哭闹,大人哄不下,总是指着窄长的村街说,还哭,看你秀芳姑过来了!说来也怪,这时候,那些正在哭闹的娃娃们立即停止了哭闹,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揉着红红的眼睛四下地张望着。
       秀芳人长得秀气,心眼也好。村里有一位五保户,人们都叫她八奶奶。八奶奶年过七十,无儿无女,秀芳常去照顾她。帮她洗衣、帮她梳头、有时候还帮着老人洗脚,修剪脚手指甲。八奶奶感动地流着眼泪说,我哪辈子有了好积德,遇到秀芳这个好闺女!
有一天,秀芳从八奶奶家出来,刚好碰到从镇开会回来的村支部书记,村支书叫李志,按乡亲秀芳该叫他大伯。李志大伯把她叫到一边说:“秀芳,您大伯我也不是管这事的人,可是,我总觉得这事我得管管”。他说着,从烟盒里掏出一支许昌出的帝豪烟吸着,接着说:“西村的东生,你也知道,是个好青年。本来,部队已推荐他报考了军校,这孩子高中时学习成绩也不错,估计考上军校没什么问题。可是,后来听说,在一次扑灭森林大火中,为了救当地一个群众不幸一条腿受了伤,治好伤以后,不适合在部队长期干下去了,今年才退伍回来。你回去好好想想,要是中的话,我去给你提提!”
       “这——!”秀芳红着脸,低着头说,“大伯,哪人家雅丽……?”
       雅丽是村里的靓女,青年人送她一个外号“超级女生”,她穿戴总有超前意识,经常是红袖衫,超短裙,白色马靴,留着一头黄色波浪式披肩发,像河岸边的垂柳似的。她走在路上总是“叨来米发嫂”地唱着,给人一种轻松愉快的感觉。
“她?”李志大伯说,“那姑娘是势力眼,看着金钱地位转。去年,她听说东生在部队被推荐要考军校,就梦想着要当军官太太,随即就向部队去了信,和东生谈上了。东生复员一回来,这闺女一下子就翻了脸,不认那件事了。前几天听人说上网聊了一个大款网友,就偷偷坐火车去南方找哪个网友了……”
         支书李志说到这里,吸了一口烟,又吐出一口烟雾,说:“闺女,您大伯别看我是村支书,这事也不勉强。你回家好好考虑考虑,再给我回个信!”
         回家走在路上,秀芳低着头想心事。东生,她太了解了和熟悉了。两人虽是邻村,可从初中到高中是同班同学,经常是相跟着上学,相跟着回家。念高中时,有一次从镇上学校回家,走到山区一座水库边,水库岸边围了一群人,有一个不像是本地人的青年人哭着哀求:“大爷大叔们,快救救我女朋友吧,她是不会水的!”这时,村里有一个外号叫“鱼鹰”老汉站出来,说:“你出1000元钱,你出1000元我就下水救人。”落水的姑娘正在水中挣扎着,她双手扒着水,一会儿露出头,一会儿又沉下去,正在哇哇地喝着水,水面上漂浮着她散乱的头。情况万分危机。看到此种情景,东生来不及多想,没脱衣服就跳进了水库里,很快那个落水的姑娘就被他救上了岸。事后才知道,那青年和那姑娘都是省城大学的研究生,是一对恋人,两人是到山区旅游考察的,不想姑娘在水库边高崖上照相留影时失脚落入水中。当时,东生救人的事迹还得到了市团委的表扬。高中毕业那年,他入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秀芳想着心事,不知不觉就走进了家门。娘从堂屋里看到秀芳回来了,笑眯眯地喊:“芳哎,快来看你表姨!”
        表姨来了?秀芳的心里猛一愣怔。表姨家住在镇上,那是镇政府所在地。表姨长着一张薄薄的大片嘴,能说得哭人变笑,能说得死猫上树。秀芳就想,野猫子无事不进宅院,表姨定是来说媒来了。秀芳一只脚刚踏进堂屋的门,表姨就从椅子上站起来,下下上上地端详着秀芳,亲热地说:“怪不到刘镇长那大侄子想中,俺外甥女就是越长越漂亮了!”
       “表姨,你来早了!”秀芳红着脸说。
        表姨像是没听到秀芳的问话,又接着说:“姨知道你心想得高,非找个挣大钱的主不可。咱是亲戚,姨也不掰外。这回姨给你找这个呀,保你满意。人家叔叔是堂堂的镇长,当然的二把手。自己在镇上办一个运输队,光汽车就有七八辆,来来往往向城市贩煤,每天都是哗哗地进票子,每年少说也挣百十万元。去年人家投资几十万元在镇上盖了一栋别墅楼,啧啧,白墙红瓦,几里地都能望见,招眼的很。秀芳,你只要嫁过去,人家说了,叫你到汽车运输队管账……”
       表姨说着,母亲听着。母亲听着,脸上笑开了花。她想,年轻时自己也是当地十里八村有名的齐整闺女,可是自从嫁了秀芳她爹,一个打坷垃蛋的老实汉,成年累月跟着张忙,是要吃的没吃的,要穿的没穿的,受了一辈子的穷。闺女可不能再走自己的老路,可得嫁一个有钱的人家。想到此,母亲笑着说:“她表姨,秀芳你就当成自己的亲闺女,你看着中,就中!”
       表姨说:“你们要是同意,那我可给人家回话去了”。表姨说着就要站起身向外走。
        秀芳说:“表姨,你不要那么急吗!他家庭条件再好,咱也得打听打听人咋样啊!”
        秀芳这一说,表姨可乐了,心想,现在经济条件好了,闺女们找对象都图要个人样。人家镇长的侄子,高个子,白净脸,浓眉毛、大眼睛,留个寸发头,穿着西服,打一条花领带,真是要人样有人样,要派头有派头。想到这里,表姨说:“也中,让外甥女打听打听再说也中。好,你们抽空打听吧,可别耽搁时间太长,时间长了人家找下对象可不好说了!还有,咱实话实说,他别的没啥,就是年龄上会比你大点。要说,现在姑娘们找对象谁还计较年龄,只要经济条件好,看着人中,年龄大个十岁八岁也不算啥!常言说得好,男大10岁,同年同岁。你们说呢?”表姨说完,像有急事的样子急急忙忙地走了。

        山村的夜,静静的,一轮圆圆的月亮透过窗棂,把水银似的月光洒在床前。老人们都说月亮像是一位慈祥的老婆婆,经常为人世间的人办好事。要不人们会把经常为青年男女牵线搭桥的人称为“月老”呢?秀芳透过窗户的间隙望着月亮,心说,月亮奶奶,你说我该咋办?为什么这事却在一天内发生呢?!现在人都说,姑娘嫁人就像是第二次投胎,嫁对了人家一辈子跟着享福,嫁不对人了一生跟着吃苦受罪。要不,人家电视上征婚女郎会说“宁在宝马车里哭,不在自行车上笑呢!”秀芳心里七上八下,斗争得很激烈。她把两人的条件放在心灵的天平上称着。不错,东生是个好青年,有一颗纯洁而美好的心,助人为乐,品德高尚。可是,家庭条件太差,父亲老实把脚,只会种田,家里无其他经济收入,自己过门后一定得受苦。而镇长的侄子,有钱有势,在镇上有一个汽车运输队,自己过门后就可以当运输队的会计,直接管钱,不用辛苦劳动就可以过富裕的生活。这不正是现在姑娘们梦寐以求的吗?有人说,道德、精神、那都是虚的,是看不见,摸不到的东西;而只有金钱,才是最实用最现实的。有了钱,就可以买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东西。是真正爱一个人,还是追求物质的享受?命运之神正在叩击着一个善良姑娘的心,使她在婚姻的十字路口徘徊着……

       那几天,秀芳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她在考虑着自己的婚事。她走在田野的小路上,听着树上欢快鸣叫的小鸟,会悄悄地对树上的小鸟说,小鸟,你帮我想想办法,我该应承哪个?她走进院门,小花狗亲热地跑过来,伸出长长的红舌头舔她的手,她就会抱起小花狗亲亲,然后把脸贴着小花狗耳朵说,小花狗,你个小精灵,帮我出个注意吧!秀芳虽然对自己的婚事犹豫不决,可表姨和母亲三天两头催着秀芳去和镇长的侄子见面,而秀芳没考有虑成熟,借故说身体不舒服一直向后推着时间……
然而,有一天上午,秀芳正在自家的责任田里给麦苗追化肥,忽然,有人从镇上传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她父亲早晨去赶集,回来走在公路上被一辆小车撞了,正在镇上医院抢救。
秀芳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她没回家告诉母亲,自己就急急忙忙地向镇上医院跑去。她走进医院急救室,看到父亲静静躺在手术台上,脸上、手上都是血。父亲脸色苍白,大夫正在给他输血。看到奄奄一息的父亲,秀芳心疼得只掉眼泪,她几乎哭出了声。医生示意她赶快出去,不然就会影响做手术。秀芳离开手术室,在门外一棵香椿树下站着,等待着父亲的消息。
      “秀芳,你是刚到吧?!”
       秀芳扭头一看,是东生,不禁脱口而出,“东生,你——?”
       几年不见,东生长高了,身子骨显得有点单薄。东生穿着在部队发的迷彩服,留着寸发头。他的脸色有一点苍白,挽着衣袖,站在那里看着秀芳,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这时,医院一个女护士走了过来,女护士对秀芳说:“闺女,快谢谢这个青年人吧,是他把你父亲送进了医院,又输了血。你父亲现在经过手术,好多了!”
       原来,今天一大早,东生去镇上办理党组织关系转移信,他办完党组织关系转移信就往回走。刚走到公路上,远远看到一辆黑色奥迪小轿车开得飞快,把走在路上的一位老人撞倒后,只短暂停留了一下,又加大油门开走了。东生记住了车号后,便不顾一切地抱起已经昏迷老人送到了医院。老人因失血过多,急需输血,他又说,医生,抽我的血吧,我的血是O型的。又为受伤的老人献了血。
        啊!秀芳这才知道东生脸色苍白、挽着袖子的原因。“东生,你看清那辆撞我父亲的车了吗?”秀芳问。
        “看清了。我不但看清了,而且还记住了车号,他逃不掉的!”东生说,“那是一辆奥迪车,车号是46889!”
         听到是奥迪轿车,车号又是46889,一个在镇医院的看病的妇女走了过来,她说:“这车是镇长侄子的车,我认得。他前天在街上轧死了我家一头猪,我去找他评理,你们猜他咋说?他说谁叫你家的猪撞到我车上,轧死活该!”
         “呸,那人孬着呢!”这时候一位看了病刚取完药的老大伯也走过来接上了话茬,说:“他仗着自己办汽车运输队贩煤挣了一些钱,吃喝嫖赌不说,还经常以谈恋爱为名,不知玩弄多少个姑娘。上个月,还有个中年妇女领着自己怀孕七个月的女儿去运输队找他,又骂又吵,惊动了镇上一街两行的人围观。最后,镇派出所出面,他赔人家了三万元钱,才把事态平息了。唉,真是把人老几辈子脸面都丢尽了!……”
         老伯下边又说了什么话秀芳没听清,她也不愿再听下去了,这些话语像一把重锤一样敲击着她的耳鼓,使她的脑海里泛起了一阵又一阵涟漪。她脸色通红,羞愧难当。她恨表姨,不该把这样的人渣介绍给自己;恨母亲,不该催自己和镇长的侄子见面;他恨自己,不该贪图金钱和富贵在婚姻的十字路口徘徊和犹豫。如果一个人缺失了高尚的道德和精神,损人利己,见死不救,被人唾骂捣脊梁筋,那么钱再多、房子再华丽又有什么用呢!?
        想到这里,秀芳好像一下子明白了该怎么做,终于做出了自己婚姻的抉择。她走上前去说:“老同学,快把衣服脱下来让我洗洗,看,上边还有血迹!”
        “这——”东生结结巴巴地说。
        “快脱下来吧!老同学还客气个啥!?”
         在秀芳的一再催促下,东生只得把迷彩上衣脱下来交给了她。

        医院的邂逅相遇,是秀芳爱情和婚姻的转折点。他们没经过支书李志大伯的介绍就相爱了。从此以后,医院的林荫道上,留下了他们共同散步的足迹;月下的小溪边,有着他们相爱的絮语;山间百花丛中,他们共同探讨人生的追求和生命的意义。他们都是有文化的现代青年,对人生和爱情有着自己的追求和憧憬。
         就在他们热恋的日子里,鸿山镇发生了三件使秀芳终生难忘的事。
         第一件是镇长的侄子因汽车肇事逃逸罪被法院判了刑,消息传到镇上,人们欢欣鼓舞,奔走相告,有人出钱去超市买了三挂万字头的鞭,当即就在街上放了起来,以示庆贺;
          第二件是六年前东生在山区水库中救的那个姑娘和他的丈夫开着一辆宝马轿车来到了镇政府,协商要投资2000万元在山区建立生态旅游园区。男的说他姓马,现在是省城一家贸易公司的总经理,这几年他们夫妻经过打拼挣了一些钱。为了感谢当年从水库中救出妻子那个高中学生,也为了拓宽投资渠道得到更好的经济回报,夫妻俩决定把所挣的钱投到大鸿山区。姓马的经理还说,当年那位高中生把女朋友救上岸后,他把自己身上带的钱和手表都拿出来以示感谢,可高中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要,没留下姓名就悄悄地走了。因此他们觉得这里的青年人憨厚朴实、品格高尚,可以信赖。不过,那位总经理也有一个要求:如果那位救人的高中生还在家乡的话,想请他出任生态旅游园区的副总经理。
        第三件是村里的靓女雅丽回来,人们看见她脸色苍白,头发慌乱,神情恍惚。雅丽回来后一直躲在家不出门,思想好像很沉闷。村里有位消息灵通人士经过多方打听消息,然后透露:雅丽在网上聊的那位网友不是什么大款,而是一家传销窝点的头。一见面就把雅丽骗到一栋楼上,和那些骗来搞传销的人关在一起,直到有人举报才被公安部门解救出来,然后送回了家乡。
马经理是一位有经济头脑的硕士研究生,他当年和女朋友进山旅游考察,就是想着以后有机会向大鸿山区投资。他认为随着市场经济的向纵深发展和城市投资环境竞争的激烈,把资金投向山区农村也是一项最佳选择,今后会得到丰厚回报。于是,经过反复的调查论证,他很快把2000万元资金通过农业银行的转户很快转到了大鸿山区。根据马经理的请求,退伍军人东生出任了生态旅游园区的副总经理。那些日子,秀芳和东生一起没白天黑夜地忙着。他们按照马经理的规划,聘人才,购树苗,修路道,用自己的勤奋和一腔挚情描绘着大鸿山区的美好蓝图。大鸿山区有山有水有林木,只要资金投资到位,很快就会变成一个美丽的自然生态旅游园区。要不了几年,就会变成一个天然的花园、果园、牧场和远近闻名旅游景点。这对青年人憧憬着自己家乡美好的明天,对生活充满了无限的信心和希望!

           转眼到了秋天。秋天的山区,是最美丽的季节,也是丰收的季节。秀芳东生的爱情果实,经过春天和煦阳光的拂照和夏季暑气的蒸騰,也将在秋季里孕育成熟。
          九月的一天,在山村一个农家小院里,有村支书李志大伯主持,秀芳和东生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为了庆贺秀芳东生结婚,马经理夫妇还专程送来5万元贺礼,可东生一分没动全部投入到了生态旅游园建设之中。这是一场别具一格的特殊婚礼,没有大操大办的热闹,没有豪车彩门的炫耀,结婚的当天,小夫妻俩带着一群小学生在山上栽下了爱情花和爱情树,那是一棵棵核桃、桃树、梨树和杭白菊、玉兰花等名贵树种和花草……
          白天忙了一天,夜里,当闹新房的年轻人都走后,东生拥抱着美丽的新娘,问:“秀芳,你说,我一条腿还有一点残废,家也是这个样子,你到底爱我什么?”
          “我爱——我爱——爱你的淳朴和善良,爱你有一颗金子般纯洁的心!”秀芳说着,歪着头看着他羞涩地甜笑了。接着两个人嘴唇紧紧贴在了一起,两颗年轻的心也跳动在了一起……
          也就在这时,就在秀芳与东生切切说着幸福爱语的新婚之夜,从山村的小街上传来了一个女子声嘶力竭的喊声:“我的大款男友,我的大款男友,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这是“超级女生”雅丽的喊声,她已经精神失常了……
         秀芳听着,惋惜地叹了一口气!
         于是这对小夫妻商定,明天就帮忙把“超级女生”雅丽送进市里医院,等病好后,做做工作,也让她加入山区自然生态旅游园区的建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9-21 09:20 , Processed in 0.039017 second(s), Total 20, Slave 1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