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网眼遇-河南户外网|郑州亲子群|郑州车友会

搜索
查看: 66788|回复: 0

草不懂人间情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5-27 15: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面条菜”是一种一年生草本植物,可入药,可做美食,曾是麦田里常见的一种草。近年来,除草剂几乎把这种草灭尽了。


为了寻到野生面条菜,我问了好多上了年纪的种田人,他们熟知土性,容易记起哪里长有这种草。好多热心种田人为我指路,或代我打听别人,然而有效的线索几乎为零。愈是没线索,我愈是不罢休,索性跟面条菜这草掐上了。几天过去,我不辞辛苦,竟走了好多有生以来第一次到达的地块。所到之处,种田人都说:这草不禁农药,怕是绝了。我愣怔:除草剂的出现,帮助了人,还是害了人?


莫名失落锁紧我眉头,胸口处有火焚烧。我不信面条菜绝迹,苍茫大地,天无绝人之路,地必有长草之土——我是说,生长面条菜这种草的旷野厚土。寻这种草的缘由,皆为一友。友乃美才女一枚,待人热情温和友善,著文更是情真意切,感人肺腑。我热爱真情文字真心友。友重情怀旧,常念面条菜甜味独特,且已多年未曾温旧味,每当春来之际,特想尝鲜品味。我以为与田野亲近,便能寻到此草。


正纠结“踏破铁鞋无觅处",马路旁排水沟沿壁上,一棵面条菜勾出我眼里兴奋!


驻足端详,蹲身拍照,俯身伸臂去拔它。以为沿壁上风之作用堆积的薄土易拔,殊不知,它的毛根紧抓水泥石子缝,只拔出两厘米长的断根。望它许久,我想了很多:把它栽培,收获籽种,再度播种,定能采收数倍于它的面条菜;将菜送与深爱其味的友,我的热爱或可传递。


大概是我手温过高,面条菜在我掌心萎萎蔫蔫,作出垂死状。也难怪它如此,生命一旦离开生养它的土壤,要么死,要么苟延残喘煎熬生不如死;也有坚强生命的,活出了精彩,长成了风景。我希望这棵面条菜是后者。


带了残根的面条菜,被我小心翼翼植入庭院花池。浇了井水,因井水饱含天然矿物质;遮了盖头,因怕强烈阳光照见。早晨起床后,先到花池看面条菜,晚上睡前,先到花池边绕上一圈,弱光里望它几眼。每看每绕每望,唇齿间必会默默祷词:愿你新生,愿你开花结果。

   

为面条菜祈祷平安,我倾以真心真意,诚心诚意。心意背后,是我私欲——我心焦它,全因了热爱友。所以,每每背对花池,一些恨的念头,会矛盾我的思想。我恨人性伪善——好多时候,人们呵护、爱护、保护身外事物,无非为了人们自身更多的获取。


预报说,未来二十四小时内有中到大雨,局部地区有强对流天气。我开始慌神,担心强对流刚好经过我的花池,如果那样,正缓苗的面条菜岂不大难临头、生死难卜?退而言之,即便强对流不来,中到大雨也难吃消,它是那么纤弱。


我以为,移植室内,才能为它安全保障。事不宜迟,我去取带花饰的瓷质花盆。路过闲置的几个塑料花盆,我大致扫了它们一眼,它们太简陋,与面条菜不般配。古人“爱屋及乌”,我则“爱草择盆”。面条菜这草呵,你可懂得人间情?

   

瓷质花盆里原本有土,仙人球自取灭亡后,便闲置至今。担心土质没了养分,便铺开报纸,将土倒在报纸上,取来未泡的茶叶卷儿,搓碎,拌土。我不擅长栽花弄草,只听别人讲,茶叶作花盆里养料,特好。接着,将报纸对角提起,倾倒茶叶土于瓷质花盆内,再浇上些许井水,在中间位置抠了小坑,最后从花池小心挖起面条菜,小心植入瓷质花盆。每一个动作,如同对待新生婴儿,生怕我粗壮手指碰伤婴儿水嫩肌肤。


瓷质花盆放在窗台上,可以看到阳光,看到风,看到雨,而阳光与风雨绝对伤不着面条菜。花盆里放入几枚空蛋壳,壳口朝下,小时候见大人们如此放置,大概因为,壳里残留物浸入土壤可增加养分,可保墒。用心之至,胜爱我自己。半年前,我淘了一摞化妆品,一直推说明天开始使用,明日复明日,化妆品至今封存如初。嘻!人常嗟叹命如介草贱,谁曾料想草也有作宝时?

   

晨起先看草,暮眠看草先。俨俨然,面条菜不是草,是珍宝,担心鸟儿叼啄蚂蚁偷噬;是信物,唯恐不慎失去,爱人面前无可凭。人非草,联想翩翩多寻愁;草非人,木讷呆滞不动衷。一天,两天,面条菜似有重重心事,头渐渐低垂,腰渐渐蜷缩。取来牙签小心为其松土,注入蜂蜜水盼其开口胃。各种努力全枉然,它的健康状态越来越差。我揪心如焚,束手无策。


“屋漏偏遇连阴雨”,现实的确这么个况味——我遇了点事情,必须去外地一趟,行程两天。出门前,给面条菜浇注了蜂蜜水,换了几枚崭新空蛋壳,蛋液丰富;然后,把它从窗台小心移放到茶几上,以防阳光穿透玻璃汲走水分,而我尚未还家。一切妥当,想必面条菜会感动,待我归来时,青春焕发,昂首挺胸,尽报我以惊诧惊艳惊叹——所有“惊”事儿,皆团着欢喜。



两天行程结束,我疲累至极,即便如此,打开房门之后,第一事便是跑至茶几前看望面条菜。瓷质花盆静静待在原处,盆里空蛋壳静静待在原处,蜂蜜水湿润的面积如初,而我的面条菜它……它如同停止呼吸的人的身体,没了生命的本色与征象。这些日子以来,我已经把它纳入生命 ,待它以友情,亲情,爱情。而它,它居然不买诸情,居然忘恩负义,居然绝尘而去——教我情以何堪,教我情以何堪哪——


接下来,我必须面对一个事实:草不懂人间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0-16 15:56 , Processed in 0.033544 second(s), 21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