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网眼遇-河南户外网|郑州亲子群|郑州车友会

搜索
查看: 9485|回复: 1

《楚望楼联语笺注》序 龚鹏程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序 二
龚鹏程

       我少年时曾见到一位日本汉学家,谈清代文学,认为对联最好,若依“一代有一代之文学”的看法,清代对联便足以与唐诗、宋词、元曲并驾,成为清朝最具代表性也成就最高的文体。我那时正治晚清诗,对此论调未尽允可。因为清代诗、文、词都是极好的,对联是否真能胜过,仍存观望,但他的讲法实在很有启发。我们受五四运动影响的这几辈人,在课堂上或教科书上,其实都没把对联当一回事,清代对联有何佳构、谁为名家,谁也不知道。故受此启发之后,天地仿佛豁然,窥见了一个新的领域。
        当时台湾各地诗社都热衷敲诗钟。雅集时,戏拈二三字,击钵燃香,计时收卷,每人把那几个字嵌进诗联中。那其实就是对联之一体,只不过采用着近体诗的格律罢了。因难见巧,颇见诗工,故为南北各社所流行。渊源则自福建来,名家名联以及相关掌故,不可胜数。
       但这隶属诗的范畴,还不是真正的对联,只是可以看出对联的势力流衍于诗社,与对联写作之风气有桴鼓之应而已。真正可以看到对联之应用者,在其他地方。例如街上各商铺,那时都是有对联的,延请名家撰之书之;许多人家也有对联,不在门上就在厅堂上,或镌于祖先及神仙龛前,或悬诸壁间。寺庙古迹,尤其少不了好对联,供人登临吟赏。体面人家做寿或开吊,对联益为主客所看重,生得荣名,死则不枉。
        摩挲这些对联,实是课本以外真正的文学经验,令我髫龄颇不枯涩。我老师张之淦眉叔、成惕轩康庐又都是对联鉅匠,每撰一联或见闻所及,辄为我分析利病,评赏优劣,对于联语当然愈感亲切。那时社会上仍很重视这一艺业,例如张佛千先生每赠人礼物都是对联,也在报端辟专栏讲相关掌故,很受读者欢迎。成惕轩老师更把联语单独辑编出书,爱好者也莫不倚为枕中鸿宝。
       近些年,老辈凋零,风气日衰,对联一道,渐归寂寞。偶见台湾报章媒体报导之撰联书匾,辄见疥疣狼藉,令人不怿。不料在大陆却颇见生机,所谓文化复兴,正可以对联一事觇其剥复也。
        迩来我整理成惕轩师诗集出版,仅附其俪体文若干,就有朋友来表示他的联语实亦应刊出,认为是该书的一大缺失。无何而逢娄君希安,告诉我他已经将成师联语注解好了,行将付梓。这真令我大吃一惊。我本以为海峡隔绝,大陆青年未必深知台海文宿,对联又为细物,惕老诗文尚不得流传呢,焉得就能关注到其联语?现今乃知不然!娄君韶年英敏,笃嗜此道,故于兹已不啻斫轮老手,注释心得,备极华赡,实乃惕老之功臣。我辈老门生对之,既感谢又惭愧,觉得于对联一艺过去钻研得毕竟还太少了。
       惕老是台湾对联之代表人物。对联这门文字艺术,梁章鉅在《楹联丛话》曾说自古未有富盛若乾隆时者,其实乾隆以后才是它真正的盛世,愈到后来愈精采,惕老便是这高峰之一。谈史事者都说五四白话文运动之后,旧体文学就衰微了,事实当然不是。恰如京剧真正的成熟期,在民国,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对联虽不能如此比附,说其成熟期在民国以后,但它与京戏、篆刻、书法一样,晚清迄今之发展,绝不能小觑。惕老当此时会,风调由晚清波衍而下,自辟馨庭,幽芳绝人。未来论定,绝对是文学史上不可磨灭的一笔。他本是骈文大家,裁云对月,夙所优为,但联语勿同于文章,以文疏气、以情系理,更是他的关键。若其属对之工、用典之切、措辞之雅,则须知人论世,明其本事。这一点,娄希安的注格外有用,尤见工夫。故谨缀数语,以为推荐。

丁酉清明写于燕京西郊

作者系成惕轩先生高足,当代著名学者和思想家,现任世界汉学中心主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好帖子,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0-16 15:24 , Processed in 0.043792 second(s), 22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